首页 > 都市言情 > 太子妃娇宠日常 > 第47章采阴补阳

第47章采阴补阳(1/2)

目录

不去想不知道,现在仔细想想,那个太子除开阴晴不定外,其他方面还是挺好的,虽然总说她是奸细,但也好过那种暗地里防备,其实她知道自己的身份任人去想都有细作的嫌疑,但这个太子除开嘴上说说,好像实际并没有多防备她的样子。

当然,对方也有可能是不屑防备她一个弱女子,不过这人脾气是真的不好,动不动就生气,每次都需要人哄,而且一次比一次难哄,问题是还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聪明人的思维她这种人果然无法理解。

“你又不懂那些,要这些做甚?”

皇后无奈的摇摇头,不知想到什么,忽然眸光一闪,一边笑着道:“不过太子那的确有不少名家孤品,还有一副前朝大师所作的春山图,为无数文人所追捧,失踪了数年,听说好像落在了太子手中,你父亲可是心心念念了许久,一直都想一睹真容,奈何也没有机会。”

闻言,柳吟咬着糕点倒没有说话,这种东西那个太子肯定不会给她,想都不用想。

“娘娘,马掌事求见。”

外面忽然传来红杏的声音,柳吟立马识趣的拍了拍手上的碎屑,一边起身让细云把皇后给的衣服收好,跟着才离开长春宫。

回到东宫后,刘嬷嬷又端来了一大碗补汤,这次是参鸡汤,许是怕她喝着厌烦,刘嬷嬷也是每天变着法换各种口味的汤,柳吟终于明白那太子为什么会说自己胖了,天天这样补,能不胖吗?

也不知道得喝到什么时候才到头,等好不容易喝完,她才做起了正经事,那就是看账册,不看不知道,一看柳吟发现自己最近进步特别大,除开极个别外,其他字她都认得,不过哪怕在她爹眼中,她还是一字不识,感觉这个锅她得背一辈子。

晚上刘嬷嬷倒是没催着她去献殷勤,毕竟明日皇帝寿宴,那个太子必定也有许多事情要做,她也继续开始练字,其实她觉得自己的字并不差,只是不能其他人的相提并论而已,他们还得要求风韵,这个她实在是做不到。

夜凉如水,屋外的树木被晚风吹着沙沙响,秋夜多了抹凉意,守夜的宫女们都是靠在廊前,有一搭没一搭打着瞌睡,直到看见一道颀长的人影过来时,吓得顿时精神一震。

屋内烛火妖娆的摆动着身姿,书桌前的女子正半撑着小脑袋,青丝垂在肩侧,睡意朦胧的挥动着手中狼毫,眼皮都要睁不开一样。

“这么用功?”

耳边忽然响起一道低沉的男声,柳吟瞬间睁开眼,还未回头看去,小手忽然被人握住,带着她力道在驱动着手下的笔。

她余光一扫。只见男人微微俯身,一手饶过她撑在桌上,棱角分明的轮廓似乎没了平日的淡漠,平添一分温和。

认真的跟着他力道动笔,柳吟不由轻声嘀咕了一句,“我都说我很刻苦,表哥非不信。”

听着那轻细的嘟囔声,秦砚唇角带着抹几不可见的弧度,“那是孤错怪你了。”

醇厚的男声响起在耳侧,柳吟脸颊忽然渐渐开始发烫,一边又正襟危坐练着字,许是有人带,笔下的字要好看许多,简洁又干练,她整个人认真都许多。

烛火微摆,在墙上投下两道斜长的阴影,屋里寂静的连外头的风声都如此清晰,正在练字的女子不由偷偷视线一转,余光中,男人剑眉星目,神色清淡,一双黑眸中全是自己的倒影。

不知为何,柳吟忽然觉得这个太子人还是挺好的……

“看什么。”

猛地收回视线,她小脸上渐渐爬上一抹微红,一边认真的写字,“我……我就是好奇太子哥哥怎么今日这么闲。”

说着,她忽然手一松,狼毫瞬间落在桌上,整个人都往椅子上靠,小嘴一嘟,“不写了,写的手都酸了,我又不是要考状元。”

看着那张抱怨的小脸,小姑娘还娇气的揉着纤细的手腕,明明没有写几个字,就跟让她做了什么体力活一样,秦砚眉间微蹙,抬手敲了下她脑门。

“你若是状元,第二日便会被革职。”

撇撇嘴,柳吟愤愤不平的瞪了他眼,理直气壮的道:“下辈子我若投了男胎,打死也不会去考状元,太子哥哥就不用担心会有我这种懒散的官员出现了。”

说完,不知想起什么,突然从怀里拿出一个蓝色荷包,笑眯眯的递过去,“好看吗?”

荷包上绣着两朵荷花,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是荷花,针脚极其粗浅,秦砚并不惊讶,一看就是她的作风,只是他的目光落在了角落里那个字上。

柳吟起身抬起指尖指了下那个位置,笑容浅浅,“我特意锈了个字上去,为此嬷嬷还教训了我好一顿,非说我没大没小,不能直呼殿下名讳,可只有这样才能显示这是我亲手绣给殿下的呀。”

当然,她可没指望这个太子能真的戴出去,那对方的威严肯定一落千丈。

角落里那个“砚”倒是绣的工整,男人眸光一动,视线忽然落在对面那张浅笑盈盈的小脸上,唇角一抿,随手将荷包放入怀中,大手握住了女子后颈。

“明日让姑母看看你绣的。”他声音低沉。

柳吟瞬间脸色一变,连忙凑过去拉住对方胳膊,一脸无辜的眨眨眼,“这种闺房之事怎能告诉姑母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