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穿成祸国妖后,我灭前夫满门 > 第98章 设下陷阱

第98章 设下陷阱(1/2)

目录

公主,有没有看见小公子?”叶嘉仪焦急地四下张望,不知道的还以为小公子是她亲生儿子呢。

“姑娘您别担心,小公子没事儿。”灵喜赶紧安抚住她:“小公子刚才吃了药已经歇了,大夫说只是受了点皮外伤,不碍事的,倒是您,满身伤痕太严重了。”

说到这,灵喜悄悄抬起眼看向了一旁的庆祥公主。

可惜,庆祥公主就像是没看见主仆两个的互动,坐在一旁漫不经心地玩起了桌上的茶盏。

“没事就好。”叶嘉仪松了口气的模样,又见对方迟迟不肯出声,又说:“公主,我身上的伤不碍事的,贱命一条死不足惜,只要小公子没事儿就行。”

“姑娘,可您差点就命丧刺客刀下,从那么高的山坡上滚下来,要不是您以身护着小公子,小公子早就……”

“砰!”

庆祥公主将手中的茶盏重重地拍在了桌子上,冷眼看向灵喜:“小公子福大命大,若不是有人惦记图谋,小公子岂会被人俘虏?”

碍于对方的气势,灵喜哪敢反驳,缩了缩脖子赶紧认错:“是奴婢失言,还请公主恕罪。”

庆祥公主本就有怒火在,又听一个丫鬟居然敢诅咒自己的儿子,当下也不客气地命令道:“既知道失言,就自行掌嘴二十吧。”

灵喜愣住了。

“怎么,还想让本宫亲自动手不成?”庆祥公主冷着脸呵。

灵喜无奈只要抬手抽自己的耳光,屋子里静谧无声,只有巴掌抽打在脸上啪啪作响的声音。

叶嘉仪也是眼睁睁地看着灵喜打完了二十个巴掌,她拧着眉心里隐隐有些不悦。

她可是小公子的救命恩人,庆祥公主怎么能不顾及自己的颜面教训自己的丫鬟呢?

“姑娘,是奴婢多嘴了,奴婢没事儿。”灵喜朝着叶嘉仪摇摇头,让对方别因小失大。

能走到这个地步,翻身可全都靠着庆祥公主了。

叶嘉仪深吸口气,硬着头皮掀开被子要下地,嘴里喃喃着:“是我不善管教让丫鬟惹怒您,还请公主恕罪。”

看着叶嘉仪摇摇欲坠随时都要晕倒的样子,庆祥公主的眼里不仅没有半点儿怜惜,反而越发厌恶。

“噗通。”叶嘉仪没站稳跌坐在地,眼泪汪汪的看着庆祥公主:“公主,我……”

庆祥公主实在是懒得在看对方演戏了,缓缓起身来到了她面前,居高临下的姿态开口:“叶姑娘放心,今日之事本宫定会查个水落石出,将这帮人绳之以法给你个交代!”

叶嘉仪闻言瞳孔里闪过心虚,讪讪地笑:“多谢公主。”

随后庆祥公主弯下腰,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冷声道:“本宫还要查一查,究竟是有人连累了小公子,还是有人故意算计小公子,若是小公子被无辜牵连……”

庆祥公主修长的指尖从她的肩膀上划过又重新落在了叶嘉仪的脸颊上,冰冷的指尖刺激得叶嘉仪险些大叫起来,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气氛僵持,庆祥公主无趣地松开了手,再次起身吩咐道:“好了,地上凉,扶你主子起来吧。”

说罢,庆祥公主扬长而去。

屋子里寂静许久,直到叶夫人进来看见女儿坐在地上,赶紧上前:“你还受伤呢,怎么就坐在地上了,快起来。”

将叶嘉仪扶着坐在了榻上,叶夫人丝毫没有察觉女儿的情绪不对劲,赶紧说:“怎么样,公主有没有允诺你什么?”

叶嘉仪回过神,摇了摇头。

这一切都和她预料的不一样。

难道庆祥公主不是应该感激涕零地要报答自己,许诺会给她撑腰做主,说不定也能像纳兰云瓷那样,给她办一场风风光光的认亲宴,再给她争取一个县主身份。

可庆祥公主不仅没有提及此事,反而处处敲打自己。

“母亲,公主是不是发现什么了?”叶嘉仪有些慌张,把刚才的对话一五一十地说给了叶夫人听。

叶夫人转过头也的的确确看见了灵喜脸上高高肿起的巴掌印,她倒抽口凉气:“怎么会这样?”

庆祥公主视子如命这事儿绝对不会有假,再看叶嘉仪满身的伤痕更是触目惊心,就是旁人看了都会怜惜三分。

怎么公主反而无动于衷呢?

叶夫人冥思苦想也没找到破绽在哪,那些刺客早已经在第一时间安排出城了,现场也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随即,叶夫人立即想到了极有可能是和云瓷有关。

“肯定是纳兰云瓷那个小贱人在背后说了什么。”

叶嘉仪蹙眉:“她也跟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