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穿成祸国妖后,我灭前夫满门 > 第50章 初显孕像

第50章 初显孕像(1/2)

目录

R:最终陆老夫人在众人鄙夷的眼神下,佯装身子不适晕了过去,被陆家的下人抬着离开了现场。

人一走,背后还有人指指点点。

“陆家人心肠都坏了,纳兰姑娘才回去待一夜,就遇到大火了,哪有这么巧的事儿。”

“可不是么。”

人群议论纷纷。

京兆尹却没心思听,低着头去了一趟后院。

在后院早已没了人影。

他又回了内堂焦急等待,心思有些复杂,也不知今日为难陆老夫人究竟是对还是不对。

若是以往,他才不会得罪人。

左右逢源才是他的本性。

“大人!”侍卫匆匆来到京兆尹跟前,拱起手道了句恭喜,京兆尹正忙的焦头烂额,听着这句恭喜有些莫名其妙,便问:“别吞吞吐吐的,有什么赶紧说!”

“回大人,皇上下令让大公子破格晋升回京为官,已经拟定好户部侍郎中的官职了。”

京兆尹猛然一愣,揉了揉耳朵:“你说什么?”

“大人,属下说皇上念在大公子政绩优异,特破格录为户部侍郎中。”

京兆尹惊呆了,他膝下两子,长子今年刚满二十,五年前就考过秀才,谋了个外差熬着。

他做梦都想将长子调回京城,为此不知求了多少人。

但京城的官位可不是他说了算的。

这些年也只能一步一步让长子离京城近一些。

没想到天上突然砸下个馅饼,又是极有前途的六部,至少让他儿子少熬了足足十年。

京兆尹又惊又喜:“好好好,快去禀报夫人,我这就回去......”

他刚走了一步又回来了:”你去禀报夫人,就说我还有事回不去,晚些时候再庆贺。”

为官多年,他可不相信什么巧合。

尤其这个节骨眼上还是那位下令将人调回来。

唯一能确定的是,他站对了人。

“吩咐下去,在陆二少夫人没有醒来之前,任何人不许见!”

京兆尹冷声吩咐。

“是。”

有京兆尹在外看守,陆家的人是一点儿消息也没打探到。

就连后院都被封的严严实实。

云瓷醒来赶紧去探望夏露,夏露伤势比较严重,但还好没有伤到骨头。

她亲自熬了药给夏露服用,又给包扎好。

“姑娘,事儿成了吗?”夏露虚弱的问。

云瓷点点头:“成了成了,此事还多亏了你,你什么都别想了,好好养着。”

“好。”夏露闭上眼沉沉的睡着。

云瓷长叹口气,望着傅玺背靠着柱子站,她走了过去:“你和京兆尹有什么交情吗,他为何向着我说话?”

“做暗卫这么多年,手里自然握着不少把柄。”傅玺脸不红心不跳地解释。

云瓷恍然,倒也没怀疑。

“这次闹得很凶,外头的人都以为陆家见死不救,又或者陆家纵火行凶,一切如你所愿。”

傅玺看着她胳膊上包扎着白色纱布,白皙的小脸上还蹭着不少伤,像个小花猫似的。

“这里不是休养的地方,回宅子吧。”他说。

云瓷点头,走之前她要给自己画一个很重很重的伤才行。

“京兆尹会不会有一天反咬一口,帮着陆家对付我?”她问。

傅玺摇头:“他不敢!”

京兆尹若敢,他灭其九族!

得了这话,云瓷心里就有底气了。

天子脚下为官,肯定有些手段。

既然用上了京兆尹,那以后行事就方便多了。

云瓷又要了几样东西,傅玺很快就让人送来了,趁着云瓷捣鼓的期间,疾风朝着傅玺使眼色。

傅玺来到廊下。

“主......主子。”疾风激动的话都快说不全了。

傅玺蹙眉斜了眼疾风,疾风浑身都在颤抖,不是被吓的,而是激动。

情绪酝酿许久,才稳定下来,压低声音:“属下刚才听顾大夫说了一句话,顾大夫说陆二少夫人险些受的是轻伤,否则腹中胎儿也会保不住......”

疾风耳朵尖听见了,当场就傻了。

胎儿?

姑娘怀上龙胎了!

疾风一向脾气稳定,这回实在没忍住一把揪住了顾大夫:“你刚才说陆二少夫人有身孕了?大约多久?”

顾大夫被吓了一跳,赶紧说:“日子尚浅,不足一月。”

这八个字深深印在了疾风脑海中。

他又问:“你确定诊断无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