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穿成祸国妖后,我灭前夫满门 > 第39章 卑鄙无耻

第39章 卑鄙无耻(1/2)

目录

云瓷小脸微沉,指尖搭在了桌子上敲打。

在寂静的夜里,这声音尤为刺耳。

不知过了多久,云瓷才冷声开口:“即刻去找个妇人,明儿一早便去城门口寻亲,手里定要举着一张类似纳兰擎的画像,眉尾红痣,一双剑眉.....再给她编造一个身份。”

云瓷担忧的问:“时间有些仓促,要实在办不成,我再想想其他法子。”

“姑娘放心,此事属下能办成!”疾风道。

云瓷轻点头,对着夏露说:“取一千两银子交给疾风。”

“是!”

疾风拿着银票,心里便明白了云瓷的意思。

话不多说转身离开。

后半夜,云瓷彻底没了睡意。

手中的茶换了一杯又一杯。

直到天边泛起白,她呢喃:“天亮了。”

“姑娘。”夏露红了眼眶,暗叹自家姑娘命真苦,这么多人算计。

此时城门刚一打开,就有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闯了进来,逢人就指着画像问是谁。

百姓们见她疯疯癫癫的,都绕着走。

有些实在被缠住了,便抬起手将她挥开。

“咦,这画上的人怎么这么眼熟?”

“我瞧着也眼熟。”

“刚才这老婆子说画中人是她丢失了三十年的儿子?”

路过的百姓忽然被她手中画给吸引了。

“老婆子,这画上的人是你儿子?”

画中人模样才四五岁,但五官眉形像极了某人。

只觉得熟悉愣是想不出是谁。

“是我儿子!你见过我儿子?”

老婆子扑了过来,那人身子一闪,避开了。

老婆子瞬间跌坐在地,依旧高高举着画像:“我找他足足二十五年,我的虎儿,五岁那年在家门口被拐,求求各位如果看见虎儿,麻烦告诉我。”

说着她便跪在地上砰砰磕头,不一会儿额头便染了血。

看着她可怜模样,四周人不由得同情起来。

尤其是当过母亲的,背过身偷偷抹了抹眼泪。

“这人倒是像极了纳兰二老爷,尤其那眉梢红痣......”

人群里不知谁来了一句。

众人猛的恍惚过来:“是啊,我瞧着也有些眼熟,原来是纳兰二老爷!”

“可别胡说八道,纳兰二老爷怎么可能是这老婆子丢失的儿子?”

众说纷纭。

城门口被挤的水泄不通,消息就跟长了翅膀似的飞向了纳兰府。

“胡说八道!老爷怎么可能是被拐来的!”方氏一听气的破口大骂。

“到底是谁在背后乱嚼舌根,坏了老爷的清誉,我非拔了她的舌头!”

管家道:“二夫人,外头现在传的沸沸扬扬,不少人堵在门前看热闹,都传的有鼻子有眼,连画像都有了。”

“放屁!”方氏气的连涵养都顾不得了,将手中帕子紧紧攥着,吩咐道:“去,快去把人给我带过来!”

“是。”

管家忙不迭离开。

方氏眼皮跳的厉害,又派人去请云瓷回来。

“二夫人,老夫人问外面什么动静?”嬷嬷探出脑袋询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