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穿成祸国妖后,我灭前夫满门 > 第38章 两家合谋

第38章 两家合谋(1/2)

目录

^

b“可除了她还能有谁陷害我?”叶嘉仪捂着脸气急了,她有预感这件事就是云瓷那个小贱人做的。

贾夫人眼皮一抬目光在叶嘉仪的腹部上扫了一圈:“那你勾搭陆二郎,怀上孩子也是二少夫人做的手脚?”

“这……”叶嘉仪语噎。

大堂内传来一阵哄笑。

叶嘉仪脸色忽青忽白,有些无言以对,求救似的看向了陆老夫人:“祖母,这件事定是有人栽赃陷害。”

不等陆老夫人开口,其他夫人开口道:“今儿我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指鹿为马,颠倒黑白了,也难怪陆二少夫人嫁过来一个月就遭受种种冤屈,如今被逼得离开了陆家。”

“可不是么,这荷包明明就是从叶嘉仪怀里掉下来的,众目睽睽之下不可能作假,她还敢当众污蔑无辜之人。”

“简直卑鄙无耻!”

这些夫人都是掌管家族后宅的,早已经见惯了后宅阴私,就叶嘉仪这点小伎俩,根本就瞒不过她们的眼睛。

“纳兰云瓷并非你们想的那么单纯无害,她手段高明着呢……”叶嘉仪听不惯旁人贬自己去抬举云瓷。

贾夫人冷笑:“纳兰姑娘在闺中时便有贤名,她和陆家到底什么仇什么怨,犯得着嫁进来再对付你?我实在是想不出,纳兰姑娘为何要针对你,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陆二少夫人,不似有些人名不正言不顺,不知羞耻!”

“你!”叶嘉仪被攻击得脸涨红。

一旁的陆老夫人只装作身子不适,坐在椅子上揉着眉心,心里只盼着这一幕赶快过去。

可这些夫人却极有耐心,非要等到陆砚辞回来不可。

临近傍晚陆砚辞才姗姗来迟。

这一路上管家早就把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陆砚辞猛然停住脚步,满脸震惊。

“老夫人快要招架不住了,您快去看看吧。”

陆砚辞加快脚步,果然看见了大厅有数位夫人,廊下还有哭哭啼啼的叶嘉仪跪着。

她白皙的小脸上有十分清晰的巴掌印,发鬓散乱,就连衣裙也被扯破了一处,狼狈地跌坐在地。

见他来,正要开口却被陆砚辞一个眼神制止,叶嘉仪赶忙闭嘴。

“二郎回来了。”陆老夫人像是看见了救星似的上前。

“祖母先回去歇着吧,这里就交给孙儿。”陆砚辞心疼地让人将陆老夫人给搀扶下去。

其他几位夫人倒是没有阻挠。

冤有头债有主,他们要找的人是陆砚辞,正主儿来了,其余人就不重要了。

“诸位夫人。”陆砚辞客客气气地对着几人行礼。

几人根本不买账,贾夫人将纸张递到了陆砚辞跟前,陆砚辞瞄了一眼,顿时心惊不已,这果然和自己的字迹一模一样!

到底是谁在背后这般陷害自己?

“诸位夫人消消气,事发突然,请给陆家两天时间查清楚,究竟是谁在背后陷害陆家。”

陆砚辞抵死不承认。

“我还没这么愚蠢,写下这么明显的罪证,定是有人在背后从中挑拨。”

他又说了好些话。

贾夫人等人见状只好道:“那就以两日为期限,若是两日后陆家还不能给诸位一个交代,休怪咱们翻脸不认人了!”

说罢,众人这才离开了陆家。

大厅内安静下来。

“二郎……”叶嘉仪怯怯地喊了声,伸手就要去拉陆砚辞的衣袖。

陆砚辞再没了耐心,一把拂开了叶嘉仪,冷着脸问:“还不快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望着对方阴狠的表情,吓得叶嘉仪连哭都忘记了,赶忙摇摇头:“我也不知道,这荷包虽是我的,但里面的东西不是我的。”

她一点印象都没有,怎么荷包会掉出这些东西。

看着叶嘉仪满脸委屈的样子,丝毫没了往日的娇柔可人,反而像极了一个疯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